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水浒好汉:社会底层的憋闷、心酸、无奈等,在这兄弟俩身上体现

发布时间:2020-10-09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水浒好汉:社会底层的憋闷、心酸、无奈等,在这兄弟俩身上体现

曾有朋友问书生,写历史文章时胆子很大,为何解读《西游记》和《水浒传》的时候胆子小了。

其实,不是胆子小,而是这两部小说里的一些内容不适合当下光明的时代。

《西游记》神话故事的背后是权力争斗,《水浒传》江湖故事的背后是官场黑暗。

这两方面的内容,很多不适合当今的时代,写出来意义不大。

特别是《水浒传》,好汉们用的江湖手段,大多不合法,虽然很多事情出于无奈,可在司法极其公正的今天,肯定好汉们的非法手段,就是负能量,所以不能说多。完全否定好汉们的非法手段,又与原著的黑暗时代不符,也不能多说。

“少不读水浒”,是因为青少年血气方刚,处在叛逆阶段,易于冲动,看了《水浒传》,容易形成不良的习性。

因此,书生在解读的时候很小心。

本文要说的解家兄弟,书生其实不想讲,因为他俩身上体现的是社会底层人士的憋闷、心酸、无奈、窘迫等。

现如今,人人平等,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聊封建社会的社会层次问题,显得与正能量格格不入。

但有一句话,书生还是想说,当某些人需要的时候,社会分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甚至自己低贱些;当某些人不需要的时候,在他们的心里,社会分工就有了高低贵贱,认为自己高贵一些。

聊这两位,望大家看后一乐,不要延伸,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两兄弟是登州猎户,能耐很大,当地第一。

行者武松和黑旋风李逵打虎,体现出江湖人的武艺高强,当地的猎户能力有限。

可在这登州不一样,有解家兄弟,他俩虽武艺高强,但打虎靠的不是武艺,而是打猎的技术。

解家兄弟有点背景,他们的姑表姐母大虫顾大嫂是登州兵马提辖病尉迟孙立的弟妹。

仅就这层关系而言,不该受欺负,但解家兄弟自知是社会底层人士,并且姑表姐干的是开酒店杀牛开赌的非正经营生,他们兄弟俩也就很少与其走动了,知道这层关系的人也极少。

就这样,有点背景不至于被欺负的解家兄弟受欺负了。

兄弟俩的故事,从官府决心除虎患开始。

一、社会底层人士的憋屈与心酸

靠打猎谋生,日子都很紧巴,山贼封山、官府重税、大虫吃人等,都是猎户难以逾越的“高山”,这是《水浒传》里猎户们的生活现状。

解家兄弟本事大,猎物打的多,日子还算说得过去,但与富裕相差太远,二人年纪不小了,还是光棍。

《水浒传》里地方政府面临两大难处,一是山贼作乱,二是山中大虫吃人。

山贼的问题,好在各地地方政府都难解决,官员也不会因他们而受处分,大虫的问题不同,好些地方政府都解决了,解决不了的地方官员肯定要受处罚。

为此,各地父母官都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大虫之患。

登州知府拘集猎户,当厅委了杖限文书,捉捕登州山上大虫,并给山前山后里正之家定了期限,捕虎不力者解官,还要将他们戴上枷标明罪状示众等。

一时间,猎户、里正开始忙活起来,只有三天时间,解决不了大虫就要受罚。

解家兄弟整顿窝弓药箭,弩子铛叉,穿了豹皮裤,虎皮套体,拿了铁叉,到登州山上,下了窝弓,等待大虫。

连续两日,都没遇上大虫,第三日夜里四更时分,刚要睡的时候,听得窝弓发响,大虫出现,中了药箭倒地打滚,由于药不够毒,没把大虫当场毒死,大虫发现有人时,起身跑了,不到半山里时,药劲上来了,大虫当不住,吼了一声,骨碌碌滚将下山。

解宝一看,知道掉到了毛太公庄后园里。

虽说没逮着,但总算是见着了,也伤到了,更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接下来本该是兄弟俩扬眉吐气的时刻,却因毛太公的贪婪,变成了二人倒霉的时刻。

毛太公,当地里正(负责掌管户口和纳税的乡役),女婿王正是州里的六面孔目(州县衙门中吏、户、礼、兵、刑、工六房的吏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登州知府下达的命令是里正和猎户同时负责打虎,所以谁能在规定的三日内除了大虫,谁就能立功受赏,其他无功相关人员要受处罚。

解家兄弟为免受限棒之苦且得赏钱过更好的生活,毛太公为免受处罚,借此请功受赏。

二者之间并不矛盾,假如能一起把大虫送到州里,说一起打的大虫,那也是一段佳话。

可是,当毛太公需要社会底层人士解家兄弟的时候,他俩才是座上宾,不需要的时候,他俩就是毛太公眼中的穷鬼低贱人士。

大虫自己掉到毛太公园子里,解家兄弟失去了价值,就是低贱人士,所以毛太公不给面子。

解家兄弟既憋屈又心酸,像他俩这样的社会底层人士受大地主的欺压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敢怒不敢言。

换做平时,他俩打的猎物若掉到毛太公园子里,找都不会找,找就是自找没趣,人家看不起他们,不赖他们的猎物砸了园子都是开恩了。

而这次不同,官府委了杖限文书,拿不到大虫就要被打个半死,挨打还是次要,主要是被打伤了没法干活了,不干活就没饭吃了,毛太公死不承认见大虫,等于将解家兄弟逼上绝路。

忍无可忍之时,解家兄弟动手打砸。

从司法的角度去看,二人所做不妥,可他二人还有其他选择吗?

没有了。

只能通过打砸震慑毛太公,逼其交出大虫。

怎奈,毛太公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与儿子毛仲义设局,将二人绑了见官。

不可否认,北宋的律法保护过社会底层人士,法治面前人人平等,可这部分人想与里正和六案孔目打官司且打赢,几乎不可能。

就像一个三岁小孩和成年人打架,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解家兄弟的遭遇,就是《水浒传》里社会底层人士的真实写照。

有理难赢官司,甚至连立案都难,比如行者武松状告西门庆,知县都不受理。

怎办法?

法办不了,遭受北宋贪官污吏和大地主阶级欺压的百姓只能通过暴力解决,因此出现了很多很多江湖人。

谁将善良的人们逼到走投无路?逼到用暴力解决问题?逼到啸聚山林打家劫舍?

北宋末年昏庸的皇帝、压榨百姓的贪官污吏、欺负百姓的大地主阶级等。

像解家兄弟和武松还是幸运的,他们有幸活了下来,有幸用暴力解决了问题,有幸用血给贪官污吏敲响了警钟,可其他与他们经历相似的人,用死都没能解决问题。

当然,我们可以说解家兄弟可以找关系,找姑表姐顾大嫂,让她找大伯子孙立与王孔目商量解决,共同请功。

可关系那么容易用吗?

不容易。

真要容易用,解家兄弟不用打猎了,顾大嫂不用通过做局逼孙立劫牢了。

顾大嫂得知解家兄弟出事之后,没有选择去求大伯子找关系通融,便可看出孙立的做派,他是个不近人情的人。

亲戚错了,孙立不管,说得过去,可亲戚对了却受冤,孙立也不管,那就是不近人情了。

解家兄弟虽与顾大嫂来往不多,但也清楚孙立的为人,所以没做打算。不找顾大嫂,也不是生死关头不知道去找,而是怕找了连累亲戚。铁叫子乐和提醒他们,他们才说出找顾大嫂一事,这也是最后的一拼,根本没做成功的打算。

假如解家兄弟是大地主呢?不用找孙立,孙立自然会上门认亲戚。

这就是现实,《水浒传》里的现实,也是现实中的现实,“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逼上梁山,解家兄弟就是典型的代表,社会底层的憋屈和心酸,在他俩身上全都体现出来。

二、社会底层人士的无奈和窘迫

大聚义排名,解家兄弟排在第34位和35位,比社会地位比他俩高的孙立、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的排名高。

这是我们想不到的一个排名,孙新和顾大嫂姑且不论,夫妻俩开黑店不光彩,可原登州兵马提辖并在宋江攻打祝家庄遇到困难的时候里应外合立大功的孙立排名比解家兄弟低,令人费解。

为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宋江需要。

宋江需要的是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好汉,讲义气的好汉,易控制的好汉,敢与恶势力说不的好汉。

而这些,孙立都不具备,他不近人情,为立功出卖自己的师兄弟铁棒栾廷玉,社会地位高而惜命,面对恶势力选择退让等等。

为了派系的平衡,宋江只能从登州派里找最合适进入天罡三十六员之列的好汉,解家兄弟幸运的入选。

至于说排名高有可能是为了分化登州派这一点,书生并不认同,登州派的势力不足以威胁到宋江,也就不存在分化了。

再说了,给解家兄弟排名高,不仅不能分化,还会加剧矛盾,宋江不会干这么愚蠢的事。

我们认为解家兄弟名不副实,梁山泊很多社会地位高,排名却不如这兄弟俩的好汉也是这么认为,俩社会最底层的猎户,没啥突出表现,凭啥那么高排名啊,就像现实之中,不被看好的人成功一样,很多人认为有背景或者做了不光彩的事情换来了成功。

就这样,解家兄弟的无奈的窘迫随之而来。

高排名是他们的无奈,宋江给的,他俩只能接着;地位不高却比地位高的人混得好,使他俩的处境十分为难。

解家兄弟的无奈和窘迫,也是很多阴差阳错混出头的社会底层人士面临的问题。

怎么办呢?

只有一个办法,努力,比任何人都努力,努力维持现状,努力证明自己。

就这样,解家兄弟屡立大功。

大闹华州时,解家兄弟假扮宿太尉属下虞候,杀死贺太守;三打大名府时,解家兄弟扮老本行,以献纳野味为名混入城中,充为内应;打曾头市时,解珍一叉搠死曾索;三败高俅,解家兄弟擒了参谋闻焕章以及一应歌儿舞女。

这些功劳,可都是靠拼命换来的,一不小心就会被杀,也只有这样拼命,才能打消别人对他俩的轻视和置疑。

破辽国,解家兄弟通过走访山民,探到青石峪谷口,救出被困的副先锋玉麒麟卢俊义等人;随卢俊义攻破太乙混天象阵,杀入中军,并砍翻辽军帅旗。

解家兄弟通过努力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没有他俩的细心和坚持,卢俊义活不到征方腊。

如此大功,无人能及。

征讨方腊时,解家兄弟与浪子燕青一起杀死勾结叛军的陈观父子;攻打独松关,兄弟俩埋伏在关下小路,生擒杭州二十四将中的张俭、张韬;杭州之战,解家兄弟斩杀守将崔彧。

看看,社会底层人士猎户所立之功比那些朝廷降将都多都大,对得起宋江对他俩的重视和信任了,也能证明自己了。

久攻不下乌龙岭,宋江非常的焦急,解家兄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二人一直打猎,是攀爬的高手,想趁夜从山后小路攀爬上岭发动奇袭,却因背后钢叉刮响竹藤,守军发现。

解珍被守军用挠钩搭住发髻,导致两脚悬空,急切之间抽刀砍断挠钩,坠崖身亡;解宝被岭上滚下的乱石砸死。

他俩的死,跟浪里白条张顺的死如出一辙,都是为了解宋江之困,也都是因战场经验不足。

与其他好汉相比,有些愚蠢了。

可这种表现很解家兄弟,这就是真正的他们。

以前在登州,没有人看得起他们,没人认为两个猎户能有所作为,活的憋屈、心酸、无奈、窘迫。

可到了梁山泊,宋江拿他们当人看,给他们高排名,给他们机会。

社会底层人士所需要的机会、重视、温暖等,宋江都给了。

宋江是他俩的恩人,是他俩的伯乐。

解家兄弟要报恩,要证明自己,所以每一战都拼尽全力,将生死置之度外,像拼命三郎那样不怕死,干任何事都竭尽全力。

我们可以说解家兄弟自己找死,死不足惜,但我们无法否定二人的努力和付出以及给梁山泊做出的巨大贡献。

结语:

解家兄弟打虎,不如武松和李逵打虎畅快淋漓,但也是打虎的英雄。

只是二人运气不佳,遇到的是卑鄙无耻的毛太公。

打虎和杀毛太公都是为民除害,这也是解家兄弟排名高的一个原因,与宋江所提出的“替天行道”一致。

梁山泊一百单八人中,兄弟组合多达十对,解家兄弟最为特殊,让我们清楚的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其他九对兄弟组合,在一起立功极少,能做到心意相通的也极少,唯独解家兄弟做到了,因此不被看好且社会地位极低的俩人立功非常之多。

施耐庵用这兄弟的团结合作,告诉了我们梁山泊好汉为什么能所向披靡,心齐。

一百单八好汉这一群体中,解家兄弟显得格外的平凡,可正是这种平凡给了我们很大的震撼。

不得不说,平凡也可以伟大。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互联网,很难核实明确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